<code id="16611"></code>
      <code id="16611"></code>
    1. <code id="16611"></code> <var id="16611"><rt id="16611"></rt></var>

      <var id="16611"></var>
      歡迎來到360期刊網
      360期刊網
      客服電話:4006-587-789 客服在線時間:09:00~22:30(節假日不休息) 客服郵箱:360qikan@vip.163.com
      當前位置: 首頁 > 論文范文 > 經濟論文 >

      國家中心城市產業轉型升級研究:鄭州案例一基于承接產業轉移的視角

      時間:2018-07-13 14:34來源:未知 作者:360期刊網陳 點擊:

        國家中心城市產業轉型升級研究:鄭州案例一基于承接產業轉移的視角

        韓江波 萬麗 婁詩瑤

        (南陽師范學院經濟與管理學院,河南南陽473061)

        [摘要]鄭州在承接產業轉移促進產業轉型升級的趨向可從產業異質性、企業異質性、空間異質性三方面進行著手。鄭州創新驅動產業承接的總體發展思路和宏觀推進框架,首先確定需要承接的產業和承接方式,按照差異化的承接方式,秉持創新的發展理念主動促進地區產業再造。這主要包括集群轉入模式下創新驅動產業承接、產業鏈式模式下創新驅動產業承接、域協同創新促進產業承接三種方式。為防止其走“先發展,后治理”的道路,鄭州應從制定綠色轉型的發展戰略、健全綠色創新的政策體系、鼓勵鄭州開發區綠色升級、強化鄭州創新主體建設、完善針對鄭州的環境補償機制等方面著手承接產業轉移和促進產業升級。

        [關鍵詞] 國家中心城市;產業轉移;產業升級

        [中圖分類號] F299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 1671-0037( 2017) 9-4-8

        Research on Industrial Transformation and Upgrading of National

        Central Cities: a Case Study of Zhengzhou-From the Perspective of Undertaking Industrial Transfer

        Han Jiangbo Wan Li Lou Shiyao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Nanyang Normal University, Nanyang Henan 473061)

        Abstract: As far as the trend of undertaking industrial transfer and promoting industrial transformation andupgrading are concerned, Zhengzhou is supposed to proceed from three aspects: industrial heterogeneity, enter-prise heterogeneity and spatial heterogeneity. In order to promote the overall development idea and macro pro-motion framework of innovation driven industry, Zhengzhou should firstly determine the undertaking industriesand ways according to the way of differentiation, and uphold the concept of innovative development to activelypromote regional industrial re-engineering. This mainly includes three modes: industry undertaking driven byinnovation under the mode of cluster transfer, industry undertaking driven by innovation under the mode of in-dustrial chain, and industry undertlking promoted by regional collaborative innovation. In order to prevent itfrom following the road of "development goes ahead of govemance', a sound Zhengzhou should develop a devel-opment strategy of green transformation, perfect the policy system of green innovation, encourage the green up-grade of Zhengzhou Development Zone, strengthen the innovation subject construction, perfect environmentalcompensation mechanism of Zhengzhou for undertaking industrial transfer and promoting industrial upgrading.

        Key words: national central city; industrial transfer; industrial upgrading

        收稿日期:2017-8-12

        基金項目:河南省哲學社會科學規劃項目“國家中心城市研發產業促進制造業轉型升級研究”( 2017CJJ090);河南省高等學校重點科研項目“河南省人口遷移、產業集聚與城鎮化空間格局演化研究”(18A790024);南陽師范學院優秀人才項目“產業升級與區域協調發展:全球價值鏈和國內價值鏈”(ZX2014014)。

        作者簡介:韓江波(1982-),男,博士,講師,研究方向:產業經濟、宏觀經濟;萬麗(1982-),女,講師,研究方向:商務經濟、產業經濟;婁詩瑤(1998-),女,在讀本科,研究方向:產業經濟。

        “國家中心城市”這一概念,首次出現在2005年中國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編制的《全國城鎮體系規劃(2006~2020年)》中。它是全國社會經濟活動中心,是當前我國綜合實力最強、發展潛力最大、影響國家未來發展大局、代表國家參與國際競爭的特大樞紐型城市。建設國家中心城市是國家重要戰略布局,同時也是我國推進區域協調發展的重大戰略需求。國家中心城市是我國城鎮體系金字塔的“塔尖”城市,是具備引領、輻射、集散功能,在經濟、金融、貿易、交通、管理、文化交流等領域發揮典型示范引領和重要門戶作用的特大型城市。

        2010年,北京、天津、上海、廣州、重慶五大國家中心城市的規劃和定位得以正式確立。2016年上半年,在獲批的《成渝城市群發展規劃》中,成都被明確定位為第六座國家中心城市。2016年底,發改委印發的《促進中部地區崛起“十三五”規劃》明確表示支持武漢和鄭州建設國家中心城市。作為我國東部沿海地區與中西部地區連接的重要國家中心城市之一,鄭州的產業升級與經濟發展不僅受制于資本、信息、技術、管理要素的極大制約,而且亦面臨資源、環境、生態等因素的限制。

        近年來,河南省委、省政府清醒認識與準確把握國內外產業轉移帶來的機遇,依托鄭州航空港經濟綜合實驗區、中原城市群、中國(河南)自貿區、國家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大數據綜合試驗區、自主創新示范區、通航產業綜合示范區、服務外包示范城市、交通綜合樞紐示范工程城市、加工貿易承接示范地等十大國家戰略疊加機遇,圍繞傳統優勢產業、先進制造業、現代服務業以及戰略性新興產業,將港、澳、臺及東南亞地區看成為招商重點區域,把境內外世界500強及跨國公司視為重點招商對象,成功引進大量高技術含量、優經濟效益、低資源消耗、強帶動能力的大項目,從而對鄭州產業結構調整以及經濟結構升級起到重要驅動作用。

        依靠承接產業轉移來促進鄭州經濟升級,不僅是河南更好地承接國內外產業轉移的題中之義,而且亦是進一步推進產業結構升級、促進經濟結構調整以及提升經濟增長質量與效益、探尋河南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抓手。

        1鄭州承接產業轉移的基本情況

        1.1 全球產業轉移的演進歷史

        作為不同經濟發展水平經濟體之間的重要區域現象,產業轉移在空間形態上主要體現為:產業由發達區域漸漸移向發展中區域的過程。產業轉移既具有優勢升級效應,又具有結構優化效應。從某種意義上看,產業移出能促進要素的優化配置,進而可為更現代、更先進、更高級的產業發展提供空間。而產業移人在很大程度上主要呈現為新生產函數的“導入”,而這種涵蓋新技術的新生產組織方式,可對已有的相對處于較低層次的產業發生轉型升級運動,進而陸續增加產業的技術內涵式、集約化程度,促進產業結構向高端化、高級化、高效化方向演進。一般而言,產業轉移主要有國際產業轉移與國內產業轉移兩種類型。

        國際產業轉移在擴張生產規模、追求經濟利益的刺激下,主要經歷三階段:一是美國把鋼鐵、紡織等產業移向日本、西德等國,時間主要為20世紀50年代;二是日本、西德等國將勞動以及資源密集型產業移向拉美國家、亞洲“四小龍”等國,時間為20世紀60~ 80年代;三是亞洲“四小龍”、美、歐、日等發達國家及地區,把勞動密集型產業以及部分具有低技術特征的資本密集型產業移向我國東部沿海地區及其他發展中國家及地區。

        目前,國際產業轉移呈現出以下幾點規律:一是由初級產業領域轉向服務業領域;二是從“單向轉移”過渡為“雙向轉移”,這主要涉及的是由原來的發達國家向次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轉移,陸續轉為兩者之間的“互動轉移”;三是從壟斷技術、邊際技術轉向技術研發;第四,從直接投資轉向服務外包。

        伴隨國際一體化的深入發展,基于跨國公司為主要載體的國際產業轉移沿著轉移制造業_制造業外包一轉移服務業一服務業外包斗轉移研究開發一轉移地區總部的路徑發展。在此情況下,服務業逐漸成為國際產業轉移的主導產業,而涵蓋研發、營銷在內的服務外包在全球范圍內不斷獲得拓展,陸續成為服務業轉移的主要形式,其較為顯著的特征主要體現在:由發達國家及地區漸漸移向發展中國家及地區。這主要分為三階段:一是美國最先開始離岸服務外包,英國其次,主旨在于降低成本;二是世貿組織有關協定在一定程度上,極大促進了制造業以及具有服務外包特征的商業的持續、快速發展,服務外包因此而快速向西歐很多國家波及,而“呼叫中心”也在此情況下獲得興起以及發展;三是服務外包在歐洲發展較快,主要涉及波蘭、捷克等國,后陸續延伸到保加利亞、羅馬尼亞,并以此為基礎陸續波及對印度、中國及其他離岸服務外包國家。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東部沿海地區在準確判定國際產業轉移趨勢的基礎上,充分利用港澳臺與世界主要發達經濟體產業轉移的機遇,大力發展勞動密集型產業以及部分具有低技術特征的資本密集型產業。其主要經歷了三次產業轉移:第一次承接香港的輕紡、玩具、電子等輕工業和傳統加工業,時間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第二次是承接中國臺灣地區以及“日韓”的電子、計算機產業的低端加工和裝配的大規模,時間是從20世紀90年代初開始;第三次是承接歐美及日本等發達國家跨國公司的研發、設計、制造等高端產業,時間是從2002年開始。

        伴隨企業成本、生產要素價格的上漲以及生態環境問題的凸顯,我國東部沿海地區勞動密集型產業逐步被資金密集型和科技密集型產業所取代,產業結構進一步優化和升級成為必然。而中西部地區因自身的地理位置和資源稟賦條件,可被看成是承接東部沿海地區產業轉移的理想之地。在此情況下,我國東部沿海地區向中西部地區實施“產業轉移”總體上呈現以下特征:一是進行轉移的產業逐漸呈現出增長的態勢;二是進行轉移的產業主要體現為勞動密集型產業以及部分以低技術為主要特征的資本密集型產業;三是產業來源地多集中在長三角、珠三角、閩三角等地;五是與東部地區相鄰且有良好區位、交通運輸條件的中西部省區,吸引產業轉移數量較多。2008年以來,受歐美制造業回歸政策的深刻影響,全球制造業轉移趨勢雖出現短暫減緩現象。但總體上,內外產業轉移的加速態勢比較明顯,產業轉型升級步伐漸漸加快,轉移方式不斷創新,關聯產業協同轉移逐漸增多,投資方式陸續多樣化與復雜化。

        1.2鄭州承接產業轉移的基本情況

        中央把鄭州定位為“一帶一路”的重要節點城市,對鄭州建成連通境內外、輻射東中西的物流交通樞紐寄予厚望,更是提出要早日實現“買全球、賣全球”的目標。鄭州承接產業轉移不僅具有歷史發展機遇,而且具有區位交通優勢,更具有人力資源優勢[31。2016年以來,鄭州市上下緊緊圍繞市委、市政府“強投資開放”要求,堅定不移地實施開放帶動主戰略,大力開展產業招商,加快推進重大項目落地建設,鄭州市招商引資工作總體運行平穩。

        1.2.1招商引資成效顯著。2016年,鄭州市實際到位境內外資金l 998億元,同比增長5.2%。其中,引進域外境內資金1 743億元,完成年度目標的103.70/0,同比增長4.4 010,鄭州市15個縣(市)區、開發區全部完成目標任務;吸收外資完成37.1億美元,完成年度目標的100.2%,同比增長5.3%,14個縣(市)區、開發區完成年度目標任務。

        1.2.2新開工項目分布集中。2016年,鄭州市新開工項目209個,擬投資總額2 271.3億元,同比分別下降8.7%和19.8%,主要有富士康手機面板、光谷置業電商產業園、中國廣廈華爾中心等項目。新開工的209個項目中,179個項目為2016年新簽約項目,占全部新開工項目的85.60/0。開工項目較多的主要有航空港實驗區、新鄭市、金水區、登封市、中牟縣等5個縣(市區、開發區,共有項目110個,擬投資總額1 085億元,分別占鄭州市新開工項目的53%和48%,其他單位新開工項目數較少。

        1.2.3新簽約項目質量較好。2016年,鄭州市新簽約項目383個,簽約總額4 162.7億元,同比分別增長11.30%和2.2%。金水區、中牟縣、上街區、新鄭市、滎陽市、航空港實驗區、經開區、新密市、登封市、中原區和惠濟區等11個縣(市)區、開發區超額完成全年目標。383個新簽約項目中,217個項目為5億元以上(含5億元)項目,簽約總額達3 839.9億元,占全部項目簽約總額的92.2%;101個項目為10億元以上(含10億元)項目,簽約總額達3 134.5億元,占全部項目簽約總額的75.3%。

        1.2.4“四力”項目扎實推進。2016年度鄭州市新引進“四力”型招商引資項目62個,簽約總額1 424.1億元。其中,新簽訂合同項目48個,簽約總額909億元,主要有高新區廣州中海達北斗衛星產品生產基地、鄭東新區中國通號(鄭州)電氣化局總部基地及研發中心、經開區海馬汽車10萬臺DCT自動變速器、中牟縣大連海昌鄭州極地海洋世界等項目;新簽訂框架項目23個,擬簽約總額654億元,主要有航空港實驗區年富集團智能終端供應鏈金融平臺及生產項目、鄭東新區北京四環新盛醫藥科技集團醫藥研發中心項目、新密市卓達新材料產業園項目等。

        1.2.5簽約項目“三率”超過全省平均水平。2015年1月-2016年12月份,鄭州市共簽約合同項目536個,簽

        表1 2016年鄭州各縣(市)區、開發區新簽約項目統計表

        


      單位 合同項目數 合同項目投資 框架項目數 框架項目投 資簽約 總數簽約總額 簽約目標 排名
      (個) 額(億元) (個) 額(億元)   (個)     (億元) (億元)
      金水區 34  309.6  4  39.0     38     348.6  250  1
      中牟縣 17  201.5  7  94.3     24     295.8  200  2
      上街區 16  68.4  16 140.2     32     208.6  150  3
      新鄭市 22  220.6  4  29.5     26     250.1  200  4
      滎陽市 16 183.4  5  66.0     21     249.4  200    ' 5
      航空港實驗區 33  540.7  17  208.3     50     749.0  700  6
      經開區 21  411.3  9  60.4     30     471.7  400  7
      新密市 17  218.9  1  30.0     18     248.9  200  8
      登封市 27  130.4  15  78.0     42     208.3  200  9
      中原區 6  152.1  12  143.8     18     295.9  250  10
      惠濟區 19  240.7  1  15.0     20     255.7  250  11
      管城區 7  77.0  5  130.1     12     207.1  250  12
      鄭東新區 10  28.2  16  48.0     26     76.2  250  13
      二七區 10  157.4  2  6.0     12     163.4  250  14
      高新區 10  77.5  4  56.5     14     134.0  250  15
      合計 265  3017.6  117  1  145.1     383     4 162.7  4000

        表2 2016年各縣(市)區、開發區“四力”項目進展情況統計表

        單位

        新引進項新引進項目簽新簽框架項新簽框架項目簽新簽合同項新簽合同項目簽綜合排名

        目總數(個)約總額億元)目總數(個)約總額(億元) 目總數(個)約總額(億元)

        


      經開區 8     314.2     7     34.2     6     305.2     l
      航空港實驗區 11     98.9     3     28     9     73.9     2
      高新區 8     69.5     l     5     8     69.5     3
      新密市 5     176     2     90     3     86     4
      中牟縣 6     100     l     10     5     90     5
      新鄭市 5     151     1     100     4     51     6
      滎陽市 5     39     0     O     5     39     7
      中原區 2     130     2     130     1     100     8
      二七區 1     200     1     200     O     O     9
      惠濟區 2     69     O     0     2     69     10
      鄭東新區 4     17.1     2     11.1     3     11     11
      管城區 2     11.1     1     6     l     5.1     12
      登封市 1     35     l     35     0     0     13
      上街區 1     8.3     0     0     1     8.3     14
      金水區 l     5     1     5     0     0     15
      合計 62     1 424.1     23     654     48     909

        約總額5 981.3億元,合同引進域外資金3 662.7億元。目前,已在鄭注冊公司的項目482個,合同履約率89.9%;開工項目394個,項目開工率73.5%;累計實際到位資金1 317.3億元,資金到位率36%。從簽約項目數量看,簽約項目40個以上的單位有金水區、經開區、航空港實驗區、惠濟區和登封市。從投資總額看,投資總額超過400億元的單位有金水區、航空港實驗區、經開區、惠濟區、新鄭市、新密市。從履約情況看,履約率超過90%的主要有中牟縣、中原區、登封市、上街區、二七區、滎陽市、經開區、新密市、惠濟區和金水區;履約率在60%以下的有高新區。從開工情況看,開工率超過80%的主要有中原區、二七區、登封市、新密市、中牟縣、新鄭市、管城區、滎陽市和上街區;開工率在60%以下的主要有經開區、高新區和航空港實驗區。從資金到位情況看,鄭州市只有中原區、上街區和管城區的資金到位率超過50010,其余12個縣(市)區、開發區資金到位率均低于50%。

        2鄭州以承接產業轉移促進產業轉型升級的趨向

        作為中部地區重要的國家中心城市之一,鄭州的經濟由于積極承接了境內外尤其是東部沿海地區轉移的產業而獲得較快的發展。承接產業轉移對鄭州經濟發展,無論是在總量增加方面,還是在質量提升方面,均呈現出顯著效果。就承接地而言,我國東部沿海地區是鄭州承接產業轉移的主要區域;就承接項目來講,主要表現為工業項目;就承接區域而言,無論是中原城市群,還是鄭州、洛陽等鄭州核心城市,均獲得一定程度的產業集聚效應;就承接優勢來講,能源資源與產業基礎優勢在承接國內外產業轉移中的作用顯著。同時,鄭州所承接的產業類型主要為第二產業,但是,所承接的第三產業亦在快速增長;承接方式不斷創新且靈活多樣,而股權并購陸續被看成是新的形式。較之于東部地區的國家中心城市,鄭州是后發地區的國家中心城市,其經濟發展不僅面臨趕超先發地區的重任,而且也面臨轉型升級的壓力。在此情況下,選擇何種打造經濟升級版的方向非常重要。總體而言,鄭州在承接產業轉移促進產業轉型升級的趨向可從產業異質性、企業異質性、空間異質性三方面進行著手。

        從產業異質性的視角來講,主要涉及資源密集型產業、勞動密集型產業、資本密集型產業以及技術密集型產業四大類。其中,鄭州資源密集型產業主要涵蓋有色金屬、鋼鐵、化學、建材等產業,其產業升級的重點趨向是盡可能改變基于初級加工產品為主導,以及基于初級要素浪費、資源消耗、環境污染為代價的線性發展模式,依靠現代先進技術、戰略高新技術以及低碳循環技術逐漸改造資源密集型產業,盡可能往中下游深加工環節拓展產業鏈,進而為構建生態化、低碳化、高附加值的新型經濟發展模式。

        勞動密集型產業主要涵蓋紡織服裝、食品等,其產業升級的重點趨向并非是完全放棄已有傳統產業,而是應借助于技術創新,不斷提高傳統產業的技術含量,并以此為基礎大幅度增加產業附加值以及不斷提高品牌的國內國際知名度‘4]。尤其是目前低碳發展、節能減排等理念更是賦予勞動密集型產業新穎的特征與內涵,而傳統產業也逐漸脫離以往的特征逐漸轉為時尚、新興產業。勞動密集型產業完全能依靠研發、設計、渠道、品牌等高端環節陸續實現高附加值、高利潤的經濟升級。資本密集型產業一般主要涉及裝備制造、汽車、零部件等產業。因具有產業鏈長、輻射帶動力強的特征,資本密集型產業升級的重點趨向是大力培育主導企業和不斷提高本地產業配套率,盡可能培植一批具有競爭優勢且與核心企業緊密相連的零部件供應商,在不斷建構現代產業分工合作網絡和盡可能提高產業鏈競爭力的基礎上,逐漸實現產品高端化與配套本地化。技術密集型產業主要涵蓋電子信息產業、新能源、新材料、節能環保產業、生物醫藥工業等戰略性新興產業。鄭州技術密集型產業升級的重點趨向在于依靠承接與培育具有較強競爭力的大項目、大企業,逐漸打造支柱產業,或依托傳統優勢產業,涉及裝備、能源、材料等領域,應通過各種政策扶植等手段大力發展先進制造業、戰略陛新興產業。

        企業是打造經濟升級版的重要主體。就企業異質性的角度來講,不同規模和資金籌措能力的企業的研發投入、產業鏈整合能力具有較大不同。一般而言,鄭州龍頭企業升級的主要趨向是由產品供應商陸續轉向成套設備供應商以及系統集成、解決方案提供商轉型,從設備供應商轉向運營服務商,依靠各種優惠政策,大力支持企業盡可能地將中間環節進行外包,以此為基礎推動中小企業發展,進而構建成為產業分工網絡,最終成功實現從賣產品到賣服務的轉型。

        鄭州中型企業升級的趨向是逐漸推動中型企業從單機銷售過渡為模塊化供應商、核心零部件供應商,陸續增加研發投入,與龍頭企業在研發領域進行密切合作,逐漸加快企業服務體系建設,不斷推動具有專業化、精工化、高新化、特色化特征的中型企業發展。鄭州小型企業升級的趨向是依托相關支持政策,逐漸提高專業化水平與工藝水平,為最終在全球分工體系中某個或某些環節中占據優勢奠定堅實基礎。

        就空間異質性來講,鄭州應將空間布局調整與轉型升級相互結合,高端產業環節向中心集聚,一般制造環節向外圍擴散,為加快產生新的空間布局以及產業轉型升級奠定堅實基礎。鄭州高端產業集聚區可依據不同產業價值鏈條和兩地之間的不同區位優勢,形成園區間的功能分工,發展基于“總部一制造基地”的總部經濟。在此情況下,鄭州高端產業集聚區負責總部基地布局,重點發展具有總部經濟功能的設計、新產品研發、營銷、物流展示等價值鏈條,打造國內著名的高端產業集聚區,陸續成為國內外有影響力的先進制造業、高技術產業、戰略新興產業的研發基地,積極、主動承接研發環節以及現代服務業轉移,有效推動鄭州經濟轉型升級與可持續發展。而外圍地區負責生產加工基地布局,重點發展具區位競爭優勢的制造環節從而實現整個跨境合作區中產業的騰飛和高速發展,促使鄭州產業結構逐步走向高級化和優質化。在此情況下,外圍地區能以較低成本獲得省內外的戰略資源,逐步實現兩地不同優勢資源的集中配置。這不但能大幅度降低企業資源配置綜合成本,而且可在很大程度上促使鄭州人才、信息、技術資源獲得充分釋放,同時還可能促進外圍地區的制造資源獲得最大限度的發揮。

        3鄭州以承接產業轉移促進產業轉型升級的路徑

        創新驅動產業承接的總體發展思路和宏觀推進框架。這主要包括從傳統產業承接陸續過渡為產業再造和從被動接受技術擴散陸續轉變為主動參與創新:就前者而言,產業承接既涉及產業的簡單復制,更重要的是又包括流人的外部生產要素與承接地資源、產業、文化的高效集成,在很大程度上能被看成是系統性的再造工程。這主要包括生產要素組合效應、生產環節嵌入效應、制造和服務產業優化效應哺。其中,生產要素的組合效應是指外部流入的生產要素可與本地區呈現比較優勢特征的要素進行重新組合,從而極大推動資源的高效利用。

        生產環節嵌入效應是指外部流人的生產環節能在某種意義上高效嵌入地區性產業鏈,而那些污染性特征的行業可在很大程度上進行生態化的改造,進而大力推動產業鏈重塑。

        制造和服務產業優化效應是指外部流入的制造和服務產業能對已有產業結構進行不斷優化。鑒此,在產業承接的過程中,應對本地區產業鏈的缺失和生產要素的優劣勢進行重新審視,依靠制度設計對產業進行重新塑造。就后者而言,借助于產業承接來接受技術擴散,畢竟有限。因此,區域在承接產業轉移的過程總應積極進行產業創新,有效借助于地區高校、科研院所、企業、科技務機構、創新平臺、非營利組織等不同主體的密切聯系,進而推動外生力量和內生主體的互動融合,并在此集成上產生外生力量與內生力量的合力,最終完成知識創造主體和技術創新主體之間的緊密合作和高效集成。

        欠發達地區參與創新,政府應在宏觀政策、制度安排、產業布局等領域發揮關鍵作用,可被看成是促進區域協同創新的主導者。鄭州應該從創新驅動產業承接的總體發展思路和宏觀上推進框架,首先確定需要承接的產業和承接方式,按照差異化的承接方式,秉持創新的發展理念主動促進地區產業再造。這主要包括集群轉入模式下創新驅動產業承接、產業鏈式模式下創新驅動產業承接、區域協同創新促進產業承接三種方式。

        3.1創新驅動產業承接的集群轉入模式

        集群轉入模式主要涉及的是基于轉入的關聯產業或規模企業為核心,進而不斷帶動為之配套的上下游產業、旁側產業以及相關輔助機構轉入,陸續產生產業集群。產業轉入具有一定程度的“先后順序”的特征,那些關聯性較強、規模較大的企業被看成是引領性企業,其能不斷吸引競爭性或上下游企業、機構跟隨遷入。首先,應陸續塑造網絡狀產業鏈格局為目標,創驅動引領性企業逐步向“鏈主”演進。一般而言,網絡狀產業鏈“鏈主”基于設計產品研發平臺、品牌塑造、營銷服務創新為核心,不斷協同價值創造過程,陸續構建產業鏈的協同創新聯盟。逐步吸引主導廠商人駐,大幅度促進企業組織創與技術創新,逐步吸引與改造配套的上下游產業。在此情況下,主導廠商與供應商之間從集權治理的組織構架陸續轉為主導廠商塑造的“共贏”平臺。同時,主導廠商設計產品系統構架不斷把中間產品進行標準化、規格化處理,并在此基礎上有效制定供應商認證制度和體制機制,從而與供應商構建較為穩定的組織關系。主導廠能逐步增強核心零部件技術能力,進而不斷增強配套企業技術能力。紡織服裝業、裝備制造業能選擇這種承接路徑。

        3.2陸續促進引領性企業轉向戰略性新興產業

        基于戰略新興產業培育和發展的途徑而言,在傳統產業基礎上“嫁接”或“裂變”,或兩種方法相互融合被看成是培育與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的重要途徑。重化工業更傾向于向新材料、新能源的方向進行產品升級,而電子信息制造、服務行業更傾向于向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進行升級,至于傳統裝備制造業,則會傾向于向智能裝備制造業、新能源裝備制造、高效節能產業升級,而汽車能源、傳統汽車行業,則可選擇向新能源汽車升級哺。

        在鄭州主要承接的產業中,非金屬礦制品業、有色金屬冶煉業、專用設備制造業轉型升級的方向應體現戰略新型產業的特征。總體而言,創新驅動引領性產業轉型的路徑基本體現為三方面:一是引領性企業與承接地高校、科研院所、政府部門等創新主體協同研發,大力突破關鍵性技術和主導性技術,不斷開發戰略性新產品,創新多樣化的商業模式,逐步轉為戰略性新興產業轉向;二是借助于流程創新、技術改造,逐步拓展再造產業鏈和產品鏈,最終成為戰略性新興產業中間產品的供應商;三是剝離傳統制造業務,陸續進行高端服務轉型。基于引領性企業轉型為先導,不斷激勵配套協作企業進行轉型升級。

        創新驅動產業承接的產業鏈式模式。產業鏈式承接產業轉移一般涵蓋“補鏈”和“解鏈”兩種方式:就“補鏈”而言,其主要涉及的是借助于承接產業鏈中缺失的關鍵環節,陸續推動產業鏈的延伸。在“補鏈”的過程中,借助于不斷健全產業鏈、高效配置創新鏈,產業發展應基于創新為先導,而創新無論是在目標方面,還是在組織方式方面,均應基于產業需求為根本。通常而言,“補鏈”承接模式是逐步健全產業鏈發展的高效方式,完善產業鏈的有效方式。就“解鏈”來講,其主要涉及的是把產業鏈上的大量副產品、次級資源不斷分解,并在此基礎上高效集成產業鏈或群內生產、輔助項目等,進而塑造凸顯專業分工特征的產業配套體系,借助于產業鏈的縱、橫耦合具有密切聯系的產業鏈,最終產生高效率的資源循環利用產業鏈和較為穩定、具有創新能力的系統。在“解鏈”的過程中,應借助于技術創新對生產環節進行不斷分解,并在此基礎上高效利用產業副產品,大幅度減少能源消耗,從而塑造高效率的資源循環利用產業鏈。

        3.3產業承接的區域協同創新模式

        這種模式的基本理念體現為:承接地借助于產業承接的外力和逐步培育區域發展的內力,陸續產生合力并最終實現產業再造。區域協同創新一般牽扯到政府、企業、高校、科研院所、中介機構等一系列主體,緊緊基于共同目標為核心,陸續實現知識創造、技術創新及資源集成。系統創新網絡中的每位成員均應借助于優勢資源,漸漸獲得組織發展與學習時機,不斷提高知識創造、技術創新能力,最終陸續引致集群效應、學習效應、網絡效應陽。在很大程度上,區域協同創新不僅體現為創新主體的有機結合,而且是交互式的復雜系統工程。在此系統工程內,無論是合作方式,還是市場環境,抑或是政策支持力度、社會環境,均可被看成是系統有效運行的關鍵。作為“刺激”區域創新動力的重要主體,移人企業能在很大程度上為承接地帶來資金、項目,其應與承接地進行密切融合,進而不斷提高自身發展的層次,最終陸續成為推動地區發展的重要力量。

        4結語

        鄭州被看成是東部地區產業的重要承接地之一,借助于創新驅動產業承接,能極大促進鄭州產業的高效承接甚至“綠色承接”,進而防止走“先發展,后治理”的道路,最終大幅度推動鄭州經濟的協調、創新、綠色發展。特別是在頂層制度設計中,應慎重權衡鄭州承接地的特殊情況,科學制定具有針對性的政策體系,進而作為創新驅動產業承接的“有效支撐”。

        4.1科學制定綠色轉型的發展戰略,逐步對所承接的產業進行轉型、優化及升級

        不僅應有效明確綠色發展轉型的戰略框架,而且對其目標、優先發展的戰略領域、產業空間布局、重點任務進行清晰設計,借助于“補鏈”“解鏈”模式有效承接產業,不斷加大協調轉型、綠色轉型、創新轉型的投資力度,進一步對承接地的產業結構進行優化升級。

        4.2逐步健全綠色創新的政策體系

        進一步支持對節能減排產品的研發、推廣優惠,尤其是應給予那些節能減排效益明顯、選擇循環發展模式的產業、產品,實行“增值稅”的減稅政策。此外,政府應通過多種方式,盡量鼓勵金融組織給予綠色發展型產業、企業優惠的信貸支持,合理構建科技金融平臺,積極倡導科研院所、高校、民間組織參與綠色技術開發和推廣。可嘗試鼓勵鄭州按照產業發展需要,成立綠色發展或綠色創新基金。

        4.3積極鼓勵鄭州開發區綠色升級

        承接產業一般集中于經濟開發區或產業園區,合理成立省級循環經濟專項資金或環保污染防治專項資金,合理培育與發展大量循環經濟示范區、示范企業。積極支持鄭州承接的產業盡可能地落戶于開發區,鼓勵構建多用途、多層次的標準廠房,并在此基礎上成立低效用地的退出機制,不斷優化園區的土地利用效率。還應科學處理產業輸出地與產業承接地兩者的利益關系,逐步全管理體制,有條件的地方可嘗試實行稅收分成的機制,有序促進產業輸出地域與產業承接地的密切合作。特別是在開發區擴區升級的過程中,應優先考慮創新、綠色發展型企業的人駐。

        4.4強化鄭州創新主體建設

        把創新資源陸續投向企業,逐步增加對企業創新基礎能力建設的投入力度,并在此基礎上積極支持產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根據產業發展需求培育與發展創新鏈。應積極支持具備條件的企業承擔或參與工程中心、重點實驗室、技術轉移平臺建設。進一步鼓勵企業在承接地成立研發中心,合理支持企業與承接地科研院所展開密切合作,不斷強化企業的根植性。合理塑造技術創新服務平臺,借助于一系列方式鼓勵入駐的中小企業主動參與創新。陸續革新科研院所體制,把更多的資源集中于企業綠色轉型升級的關鍵性技術研發和推廣應用,逐步塑造與產業區域經濟緊密聯系的技術研發、成果轉化機制,且以此為基礎,大力促進協同創新。支持龍頭企業與承接地高等院校、科研院所、行業協會相關聯的上下游企業培育與發展研發機構,有效解決企業轉型升級中的核心技術難題。基于知識創造、創新成果快速轉移擴散為發展目標,不斷加強科技中介機構的培育與發展,增強面向社會的科技信息、決策咨詢服務的能力。

        逐步健全針對鄭州的環境補償機制。應明晰自然資源價格體系,通過資源價格、環境成本上漲大力推動企業綠色創新。此外,政府應出臺相關碳稅政策,不斷增加污染企業的治理成本,且使之用于補償鄭州的環境保護與治理。

        參考文獻:

        [1]趙嫻,林楠.中國國家中心城市經濟輻射力分析與評價[J].經濟與管理研究,2013(12):106-113.

        [2]吳海峰.鄭州生態型國家區域中心城市建設研究[J].區域經濟評論,2016(4):145-151.

        [3]張占倉,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的戰略意義與推進對策[J].中州學刊,2017(4):22-28.

        [4]關愛萍.區域產業轉移技術創新溢出效應研究[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5.

        [5]李國平,等,產業轉移與中國區域空間結構優化[M].北京:科學出版社,2016.

        [6]劉瑞明,趙仁杰.西部大開發:增長驅動還是政策陷阱一基于PSM - DID方法的研究[J].中國工業經濟,2015(6):32-40.

        [7]周文,趙果慶,中國的區域經濟協調發展:空間集聚與政策效應一基于2136個市縣1999~2010年數據[J].經濟科學,2016(4):17-29.

        [8]黃新飛,楊丹,產業轉移促進區域經濟協調發展了嗎一基于廣東省縣域數據的斷點回歸分析[J].國際經貿探索,2017(2):1-12.

        [9]趙麗娜.總部經濟與區域經濟發展一以山東總部經濟發展為例[J].理論學刊,2015(11):61-67.

      在線投稿
      一级a做爰片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