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16611"></code>
      <code id="16611"></code>
    1. <code id="16611"></code> <var id="16611"><rt id="16611"></rt></var>

      <var id="16611"></var>
      歡迎來到360期刊網
      360期刊網
      客服電話:4006-587-789 客服在線時間:09:00~22:30(節假日不休息) 客服郵箱:360qikan@vip.163.com
      當前位置: 首頁 > 論文范文 > 文學論文 >

      議父權意識在哈代小說中男性人物身上的固化

      時間:2018-05-18 09:54來源:未知 作者:360期刊網 點擊:

        議父權意識在哈代小說中男性人物身上的固化

        關桂云

        (蘭州大學二分部,甘肅蘭州 730000)

        摘要:父權意識是女性主義研究的主要范疇之一,而托馬斯·哈代作為生活在父權意識濃厚的維多利亞時代最杰出的男性小說家之一從未走出女性主義者的視野。雖然很多評論者對他作品中的父權意識有所關注,但是本論文另辟蹊徑,從偷窺成趣者、支配決策者、偏激敘事者三方面對哈代小說中的父權意‘識進行揭露,從而可以更透徹地理解這些不朽之作。

        關鍵詞:父權意識;哈代小說;偷窺成趣者;支配決策者;偏激敘事者

        中圖分類號:I106.4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673-2596( 2010)06-0072-03

        父權意識是父系社會存留下來的一種認為男性高于女性的思想意識。一方面,它貶低女性的智商、道德、素質,刻意丑化女性,從而為男性主宰提供佐證。另一方面,它把女性置于被觀賞、被支配的地位,要求女性要保持純潔、恪守婦道、言聽計從,一旦她們違背了這些“準則”則被人們唾棄,被男人遺棄,被社會放棄。

        托馬斯·哈代作為英國文學史上19世紀末首屈一指的小說家、20世紀初詩歌文學上鼎鼎有名的開拓者,雖逝世80年有余,但是卻給世人留下不朽的名作。他塑造的男性和女性人物深入人心,被看成是“在所有歷史階段中所有女性與男性的代表”。團自從哈代第一部小說出版,很多批評家便被他小說中存在的性別問題所深深吸引。用女性主義文學批評理論來研究哈代小說中的父權意識,其目的并不在于樹立男女之間的二元對立,而是為了更好地理解其小說。

        一、偷窺成趣者

        “偷窺”通俗而言就是“偷著看”,但是女性主義者瑪格麗特·黑格奈特對此則有另一番演繹即“通過窺視來貶低和征服女人”,通常與大男子主義聯系在一起圓,換言之,偷窺是一種男權意識的表現。而偷窺在哈代的小說中屢見不鮮。在他創作的第一部享有盛譽的小說《遠離塵囂》中,巴斯謝巴便是偷窺下的犧牲品。例如,在故事的剛開始,歐克便偷看巴斯謝巴照鏡子的樣子。然后他藏起來透過小洞,窺視巴斯謝巴騎馬,這使她很不舒服有種恥辱的感覺,“她感覺歐克偷窺使她覺得自己成了一個不合禮節的女人。”在歐克的窺視下她本來高興自然輕松的自我一下子變成了尷尬、拘謹。歐克窺視的地點是不盡相同,從剛開始躲在籬笆后,再到透過木屋的縫隙(雖然不再是那么隱蔽卻還是一樣的敏銳),再到后來更為敞開的注視,他就像一個色情狂一樣窺視著,竊取了巴絲謝巴的隱私,使她的行動意志受到了限制。正是因為他人侵了她的隱私而不知不覺地剝奪了她判斷、自由意志和自我決策的能力。而巴絲謝巴在后來也說,“一個受窺視的女人必須得特別謹慎才能保留僅有的一點點優勢。”海利斯·米勒曾寫到“窺視者通過窺視偷走了另一個人的自由”歐克的窺視不僅使巴絲謝巴很尷尬也奪取了她的自由。因此,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是歐克把她逼進了死胡同。

        像歐克一樣,特洛伊剛開始看到巴斯謝巴便被其美貌所深深吸引,整天神魂顛倒。他的窺視被描寫為“太強烈使她難以招架”,他比歐克更有挑釁性的窺視慢慢變得更為大膽的注視。是他的注視使巴絲謝巴心緒不寧而寧愿和他發生關系。相形之下,波德伍德的窺視有過之而無不及,“他以前從沒有像現在這樣集中精力的審視過女人”,他的窺視在三個人當中是最邪惡和無情的。無論巴絲謝巴到哪里去他的目光總是隨之而去。在他的注視之下,巴絲謝巴總是感到極不舒服和內疚,因為每次他糾纏她都是以情人節卡作為借口,這使她背負沉重的心理愧疚,而郁郁寡歡。

        在被稱為是哈代天鵝絕唱的《無名的裘德》中,窺視也隨處可見,只不過這里的窺視更為明目張膽。裘德與艾拉白拉的相識雖說確有不雅,但他被其美麗的外表所打動,“他從她的眼睛看到她的嘴唇,從她的嘴唇看到她的胸部,看到她那兩只露著的圓胳膊,當時讓水泡的濕漉漉的,紅一塊白一塊,像大理石一樣地光滑。”他是從窺視中得到了自己的性認識,也是這第一次與女人的親密接觸使他放棄了學業和自己的遠大抱負。淑是另一個讓裘德“魂牽夢系”的女人。他對她的照片百看不厭,但是他并不僅僅滿足于感官上的快感甚至親吻它。在裘德赤裸裸的盯視下,淑別無他法只能“齜牙笑著并忍受著”,她認為這是理所應當的:“我們當時被制造出來到這個世上就是像風景一樣供男人觀賞的。”淑的無奈與無助在詹姆斯·金凱德的評論中得到進一步印證:“淑僅僅是一個想象出來的人物,是偷窺者偷窺的物體,是一個犧牲品。”在被公認為巔峰之作的《苔絲》中,苔絲也難逃此劫。在一開始,苔絲出現在五月節舞會上,成為路人的觀賞品。安琪兒·克萊爾注視著這些女人,沒有選苔絲與之跳舞,只是在離開的時候看了她一眼。自此,苔絲便屢遭注視,頻頻被窺。她豐滿的身體使阿列克無法自拔,深陷其中。在農場時,克萊爾那如狼似虎的注視使苔絲感到特別不自在,感覺自己就像是供別人觀賞的動物。在這些男人窺視的籠罩下,“苔絲失去了主體性”。

        簡而言之,哈代小說中的女主人公主要是被描述成男性偷窺的物體……但是對于偷窺者來說,女主人公的所想和所感好像并不重要,他們主要關注的是這些女人所能激起的男人的感受。川而女人在也因此失去了自由、自主與自強,成了男人視野下的俘虜,觀賞中的對象,意淫的犧牲品。

        二、支配決策者

        魯西·伊利格雷說男人把女人商品化:女人、貨幣符號、商品、貨幣,所有這些都是從一個男人到另一個男人手里的東西。而這在哈代的大部分小說中司空見慣:女人被男人交易著,男人以主人自居,處置著自己控制下的女人。

        特洛伊說過,“同女人打交道,除了奉承就是賭咒發誓,沒有第三種方法。對他們太好了,準得完蛋”,而這幾乎成了他處理于其他女人之間的關系的準則。在開始他拋棄了范尼后追求巴斯謝巴,與她生活后又將其拋棄。就是因為他對范尼的冷漠使得她一尸兩命;因為他對巴斯謝巴的不公平待遇使得她郁郁寡歡。而波德伍德雖被認為是始終如一的,但是他總是以情人卡作為借口對巴斯謝巴苦苦糾纏。他不顧他的愛是一廂情愿而強迫巴絲謝巴答應嫁給他。他是一個愛自己勝過愛別人的人:一方面他油嘴滑舌地承認對巴絲謝巴的愛,另一方面他只注意到自己的情感而不顧心愛的人的感受。

        而裘德則以男人保護者自居。他認為男人應該像騎士一樣幫助并保護女人,就因為如此艾拉白拉已懷孕為由使他陷入婚姻的魔窟。盡管他明知道艾拉白拉不是一個值得犧牲一切的女人,但是他“寧愿遵守他的諾言來救她”。當淑反對他到巴絲謝巴德旅館時,他說:“我一定會幫助她的并且聽一下她想要迫切對我說的,是男人都會這么做。”當淑問道:“為什么要為了一個對你作出這么多惡事的女人而自找麻煩呢?”,他說:“淑,她是女人,我也曾經和她生活過,任何—個男人都不可能坐視不理的。”后來,裘德返回到基督寺,這標志著他要拋棄淑,重新擁有那些本來就吸引他的男權話語。剛到達的時候他還說起“第一件事就是住宿”,但是由于急著要看游行隊而根本就不理淑幾次三番的提醒。裘德一心只想著游行隊,使懷孕的妻子和孩子們都被雨淋濕。淑心里想:“一個心地單純的人所有的主導思想,原來會起非常奇怪的作用,不然的話,裘德為什么會把他所痛愛的她和孩子安置在這樣一種陰慘暗淡的地方呢?那豈不是因為他的夢想仍舊在他腦子里縈回不去嗎?”裘德為了心中的夢而耽誤了找居住的房子,導致了小時光老人的自殺和殺死其他的孩子,他作為決策者做出錯誤或延誤的決定造成了淑和孩子們的悲劇。

        安琪兒和阿列克是苔絲生命中的兩個男人。一個視她為性物體,另一個把她看成是純潔與無邪的化身。對于苔絲來說,阿列克僅僅是在身體意義上的丈夫,而安琪兒既是身體上的也是精神上的。但事實上,是安琪兒將苔絲推向無底深淵的。在苔絲與安琪兒婚姻之夜的對白發人深省。雖然他們犯的幾乎是同樣的錯誤(貞潔不再),但是安琪兒得到了原諒,而苔絲所面對的是安琪兒的拋棄。因為“任何一個放棄了有社會地位、財產和知識的女人作為妻子的男人都想要一個純潔的女人。”而苔絲的坦白使他追求純潔少女的夢破滅了。對于女性貞潔的要求是父權社會對女性最基本的要求,而男人卻與此好像毫無干系,這在《苔絲》中反映地淋漓盡致。阿列克是苔絲生命中另一個毀壞者。他強奸了她,是一個父權意識的典型代表。他為了自己的欲望而毀了苔絲,并利用苔絲對家庭的責任感來得到自己想要的。他對苔絲的性暴力使其失去了貞操并使其忍受著所有的災難,包括別人的冷嘲熱諷、失去孩子的痛苦和安琪兒的拋棄等。當阿列克到農場向苔絲求婚遭到拒絕時,他說:“記住,我的女人,我曾經是你的主人,我會再次成為你的主人。你只可能是我一個人的女人!”雖然有人評論說苔絲將阿列克殺死是對父權的顛覆,但是最后苔絲被捕及處死實際上是對父權統治的回復甚至是強化,男權話語再次得以體現。

        三、偏激敘事者

        不難發現在哈代小說中兩性的、經濟的、政治的、文化的和思想的現狀得到了維護和強化。布萊迪說過:“哈代作為敘事者總是堅持把女人描寫成軟弱、善變和歇斯底里傾向。”網哈代是離敘事者最近的人,與這樣的女性形象塑造脫不了干系。

        女人在小說中被描寫成了悲劇的淵藪和男人的絆腳石:艾拉白拉扔的豬陰莖改變了裘德的一生,與艾拉白拉的相識使他遠大的抱負消失殆盡;巴絲謝巴的情人卡成了波德伍德終身監禁和特洛伊隆死的導火索;苔絲無意地殺死老馬使災難頻頻降臨。所有輿論譴責都落在了女人身上,所有的事情好像都證明了女人就是紅顏禍水,像夏娃一樣永遠擺脫不了“罪惡之源”的罵名。

        當這些女性人物想要努力掙扎改變自己命運的時候,她們所面臨的便是災難。馬格利特·艾爾維說過:“在哈代的小說里,正如在大多數的小說里一樣,男人是積極的,女人是消極的,男人是主動的而女人是被動的。當這個對立性一旦消除,也就是當女人想改變這一現狀時,她們就會受到懲罰,并且這種男人在上的兩個等級的體系也會被更有力地得到強化。”旁白是敘事者主權話語的體現,而哈代小說中旁白恰恰顯示出了敘事者的偏激。例如,在描述巴絲謝巴被特洛伊親吻之后感到的徹底的無助時,“巴絲謝巴的女子氣太嚴重使得她不能很好地理解事物。”當克萊爾拋棄苔絲,苔絲想要到她的公公家尋求幫助時,哈代寫道:“她生命中最大的不幸就是在關鍵時刻缺乏勇氣的女子氣。”在描寫淑的性格時,“基本上是寬宏慷慨的,但是未經考慮以前,也有婦女偏狹的脾氣,往往受沖動的支配,不過如果她不是這樣,那她也就不成其為女人了。”女子氣一遍又一遍地使用,女人的性格一次又一次地被貶低。然而,這些例子只不過冰山一角,類似的例子俯拾即是,哈代作為敘事者對女性的偏激可見一斑。

        在人物塑造中,哈代對于女性的貶低也屢見不鮮。最明顯的就是《裘德》中的艾拉白拉。對于她的性格描述是:粗魯、低賤,這可以從她與豬之間的關系看出來。她是養豬人的女兒,是豬的生殖器吸引了裘德對她的注意,是殺豬事件使得他們的婚姻遇到了危機并破裂,是在一個豬肉店她又一次成功地捕獲了裘德。正如勞倫斯所說:“哈代對于女性有些鄙視。他堅持說她是殺豬人的女兒;她把裘德拉著去殺豬;哈代強調她的假頭發。這是哈代的敗筆。”用馬格利特·奧里芬特的話最能描述出裘德和艾拉白拉之間的關系:在英國小說當中沒有一本出自大家之手的書描述出裘德和艾拉白拉之間這樣粗鄙的關系。

        總而言之,在哈代的小說中,從男主人公到男敘事者,父權意識的流溢隨處可見,男人們儼然成了支配者、決策者,而女人只是他們手中玩物、征服的對象、奴役的勞仆。盡管如此,不可否認的是哈代的女性有想要沖破傳統的意識和想要獨立的個性。

        因此哈代在英國文學史上有著不可撼動的地位,不愧為英國19世紀后期的代表作家。

        參考文獻:

        (1)張京媛,當代女性主義文學批評.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5.

        (2)(4)Rosemarie Morgan, Women and Sexuality in the Novels of Thomas Hardy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1988), xi. 44.

        (3) (5) (6][7] (8)Margaret R. Higonnet, ed. The Sense of Sex: Feminist perspective on Hardy (Urbana and Chicago: University of Illinois Press, 1993),173 ,138 ,149 ,173, 89.

        (9)Margaret Elvy, Thomas Hardy and Luce Irigaray, retrieved from.http://www.crescent-moon.org.uk/cresmohardy.

        (10)2hu Tongbo, D. H. Lawrence Selected Lit-erary Critiques. Shanghai: 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 2003.188.(ll)Menyn Williams,A Preface to Hardy (Bei-jing: Peking University Press, 2005), 32.

      在線投稿
      一级a做爰片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