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16611"></code>
      <code id="16611"></code>
    1. <code id="16611"></code> <var id="16611"><rt id="16611"></rt></var>

      <var id="16611"></var>
      歡迎來到360期刊網
      360期刊網
      客服電話:4006-587-789 客服在線時間:09:00~22:30(節假日不休息) 客服郵箱:360qikan@vip.163.com
      當前位置: 首頁 > 論文范文 > 藝術論文 >

      民俗文化中的吉祥藝術在民居建筑裝飾中的圖形表現

      時間:2018-07-13 14:07來源:未知 作者:360期刊網陳 點擊:

        民俗文化中的吉祥藝術在民居建筑裝飾中的圖形表現

        王倩倩 (江蘇建筑職業技術學院 221000)

        摘要:中國傳統建筑中的吉祥紋樣是中國傳統裝飾藝術中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民族心理的吉祥觀念所形成的藝術形式,這種華夏特有的觀念藝術,是傳統建筑藝術中璀璨的珠寶,是中華吉祥文化的象征,也是優秀的文化遺產。民居建筑中的吉祥紋樣裝飾種類繁多、寓意豐富、構思巧妙,展現了廣大勞動人民豐富的想象力和祈福納祥的審美情趣。

        關鍵詞:吉祥紋樣;祈福納祥;辟邪;寓意

        中國的傳統建筑文化博大精深,其木架結構、建筑裝飾吉祥紋樣,是中國古典建筑區別于西方建筑的重要特征。這些吉祥圖案,常將中國傳統的繪畫、雕刻、圖案、書法以及匾額、楹聯等民族文化與之結合,其題材大多富有濃厚的倫理、道德色彩。因此,它們必然反映中國傳統文化的內涵和精髓,寄托了勞動人民對美好生活的祈愿和祝福,是國幾千年歷史文化的縮影。

        一、中國傳統民間建筑裝飾的民俗文化

        在中國漫長的農耕文化生存形態中,民間吉祥藝術的生命價值遠遠超越了藝術本身,成為了民問群眾重要的感情基礎。其發生、發展、藝術形態、藝術功能以及藝術符號和藝術內涵等方面,始終與民間群體的生存狀態和生存形式息息相關,它滲透充實于民間生活的各個層面和角落,在民眉建筑裝飾匕的體現則是十分豐富的。

        民間建筑是由民居、民間宗祠、墓穴、道路設施、橋梁等建筑所組成,民居是民間建筑中的主體與核心,她與人們朝夕相處,仍保留著人神共居的信仰。諸多的民居都具有物質和精神的雙重功能,不但能提供一個賴以生存的生活環境,同時還能滿足人們的精神需求。我國的民居雖然風格各異,居住方式也大不相同,但在長期的勞動實踐和與自然進行生存搏斗中所形成的驅邪避害、祈福納祥的吉祥觀念卻是致的。

        中國傳統民間建筑裝飾作為一種民間文化藝術,緊緊地與民俗文化結合在一起,例如傳統民居中大量出現的石雕、磚雕與木雕,其工藝十分精湛,堪稱藝術品,但其內容卻是人們喜聞樂見的,與社會倫理、宗法內褡和民俗文化緊緊相連,這些裝飾文化形成了一個文化系統,一直貫穿在rrl吲人生產、生活的始終,寄托著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

        二、傳統民居建筑裝飾中的吉祥藝術

        民居建筑吉祥觀念與宗教和民俗信仰有密切關系,其一為神靈觀念的影響,裝飾鬼神或神獸,祛邪趨利保佑平安;其二為陰陽觀念的影響,順陰陽以趨吉,以太極符、陰陽八卦的瑞符裝飾建筑是居住安康吉順的重要標志;其三為風水觀念的影響,依據風水理論在居室中飾以各種辟邪趨吉的器物、瑞符等;此外,民俗信仰、節日習俗巾對居住環境的精心布置,在住房的顯著部位添加吉祥的藝術品足對建筑裝飾的重要補充。比如門神、春聯、年畫、窗花等等。

        一以徐州戶部山民居為例

        筑中大量體現出人們傳統的幸福觀念,比如“福、祿、壽、喜、財”五福觀念,是上至君王下至百姓的共同追求。吉祥紋樣的象征意義中,通常以松柏、靈芝、龜鶴象征長壽;以石榴、蓮蓬、葫蘆等寓意早生貴子、多子多福;以牡丹、鳳鳥等寓意富貴安康、國富民強;以蝙蝠寓意“遍地是福”;以鹿諧意“官祿”;文人則喜歡以松竹梅“歲寒三友”寓意節操。同時還有佛教八寶:法論、寶傘、盤花、法螺、華蓋、金魚、寶瓶、蓮花等統稱八寶吉祥;道教八仙則因為與勞動人民的關系密切而深受喜愛,他們身上所特有的器物成為裝飾吉祥表現的重點。

        除了動植物紋樣作為吉祥裝飾之外,文字裝飾也是人們常用的裝飾形式,常見的有“福、祿、壽、喜”和“璀”字紋。唐慧苑《華嚴音義》中記: “形本非字,周長壽二年,權制此字,音之為萬,謂吉祥萬德之所集也。”

        三、徐州戶部山民居建筑裝飾中的吉祥藝術

        1.屋脊裝飾

        屋脊是屋頂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屋頂裝飾的核心部位,是使建筑充滿人文內涵和藝術氣息的重要組成部分,其主要裝飾物為脊獸。民居的脊獸主要是指正脊兩端的吻獸和垂脊上的小脊獸。吻曾名為“鴟吻”,傳說是龍的九子之一,形態為龍頭魚尾,喜歡在險要處東張西望,據說能上看天庭下看地獄。北宋王溥撰《唐會要》:“漢柏梁殿災后,越巫言海中有魚,虬尾似鴟,激浪即降雨,隨做其像于屋上,以壓火祥”這段記載被認為是鴟吻的來歷。官式的鴟吻形制上有著比較嚴格的要求,而民居建筑上則比較自由多變,常見的鴟吻大多數是龍口吞脊的形態,而徐州戶部山民居的鴟吻的形態卻是龍頭向外高昂,面向遠方,高一級別的還有插花裝飾,這除了說明徐州地區民居裝飾獨特的藝術特點之外,也說明了民間工匠在藝術創作上更大的自由度。從建筑藝術層面來看,它們更具有防火、辟邪、吉祥、幸福等多種美好的寓意。垂脊獸則是安放于垂脊上的小獸,這些小獸按照清代的規定,神獸除了開頭的“仙人騎風”外,后面的坐姿神獸一般只能有九個,依次擺放的順序為:龍、鳳、獅子、天馬、海馬、狻猊、押魚、獬豸、斗牛。這些神獸都有著超強的本領,能辟邪消災、呼風喚雨、還能給人帶來吉祥好運。但是這些神獸不是任何建筑都可以有的,只有皇室建筑才能安放十個神獸,民間建筑大多都沒有此類神獸,級別和地位比較高的建筑才會有一些,戶部山民居級別最高的崔家大院屋脊上最多有3個垂脊獸。

        2.山花裝飾

             中國傳統民居裝飾總是“劁必有意、意必吉祥”。民居建 一山花同懸魚、惹草一樣,都是中國傳統建筑裝飾的內容之是建筑山墻上部、層檐下的一種裝飾構件,多出現在歇山頊和硬山頂建筑上。山花的卡要作用就是裝飾墻面,常用動、植物或花鳴等圖案,多含有吉祥寓意。戶部山民居的山花主要有三種吉祥圖案,一是“獅子滾繡球”, 《漢書·樂禮制》記載,漢代民間時已經流行舞獅子,兩個人扮成一頭獅子,一個人拿著繡球戲耍獅子。獅子滾繡球的紋樣,根據舞獅子活動而來。民間傳說雌雄二獅嘻戲,其毛糾纏、滾而成球、產生小獅,獅文化與中國的繁衍觀念融合,是生生不息的隱喻。同時,獅子是百曾之王,是威嚴尊貴的象征,民間的獅子滾繡球寓意著吉祥、幸福。

        二是“囚何得偶”,紋樣以蓮花、荷葉、藕為內容,何與荷同音同聲,荷花是花中君子,并且與其它花卉不同的特性是荷花與蓮實同時生長,寓意早生貴子。藕與偶同聲同音,雙數為偶數, 《易經》陽掛奇、陰掛偶,所以又泛稱婚姻雙方為偶,如常語“佳偶天成”,故圖案借藕喻偶,寓意喜結良緣、早生貴子。

        三是“風戲牡丹”,牡丹國色天香、雍容華貴,是富貴的象征,風是百鳥之王,氣質高雅,是尊貴的象征,人們借用風和牡丹的組合圖形,寓意富貴吉祥、繁榮興旺。

        3.瓦當裝飾

        瓦當是瓦頭封閉的簡瓦,是建筑瓦件的重要裝飾部分,形態呈圓形或半圓形,常刻有動物、植物紋樣,亦有文字裝飾的形式。瓦當的裝飾隨著歷史的延續不斷變化,它反映著深刻的文化歷史內涵,尤其是漢代的“四神”瓦當,是我國歷朝歷代瓦當紋樣中最為聞名的‘種。戶部山民居的瓦當繼承了漢代瓦當的素樸、剛勁的藝術風格。在紋樣上除了傳統的四神紋樣外,更多的是花鳥蟲魚的小品形象,反映了徐州人民樂觀向上、熱愛生活的情趣。主要的有“錦上添花”、“連年有余”、“花開富貴”等紋樣,寄托了人們祈福納祥的美好愿望。

        4.其它裝飾

        (1)落地花罩。落花罩是傳統建筑中裝飾性極強的隔斷,多以木雕的形式展現,雕刻精美、題材吉祥,盡顯主人的審美情趣和層次級別,常見的多為“歲寒三友”、“喜鵲登梅”、“玉樹臨風”等題材。戶部山最著名的落地花罩在崔家大院F院,整個花罩以常春藤和葫蘆的組合采用透雕形式進行雕刻,構思精巧、工豈精湛,葫蘆與長春花組合寓意萬代長春,葫蘆足蔓帶爬藤植物,斟其莖藤蔓伸、結實累累,葫蘆中的種“r無數,象征。孫繁衍、常年如春、興旺吉祥,故名日“萬代長春”。

        (2)連楹裝飾。連楹是安在中檻上用來開關門扇之用,其裝飾主要以雕刻為主。戶部山民居的連楹是雕刻彩繪的形式,圖形以蝙蝠和如意的組合,寓意“遍福如意”。

        (3)墀頭磚雕。墀頭又稱“腿子”,是山墻外側突出于檐柱之外的部分。墀頭部分由于其突出的視覺位置而成為裝飾的重點,尤其是盤頭部分,形狀方正且面積較大,因而是磚雕的重點裝飾部位。戶部山民居的墀頭裝飾較為簡潔凝練,是磚雕裝飾的重點,題材多以戲劇故事、吉祥圖案、花草紋樣作為裝飾,比較典型的吉祥矧案是“松鶴延年”、“雙鹿報春”、“迎親圖”等。

        (4)石雕。石雕是中圍傳統建筑裝飾中的重要內容,與磚雕、木雕合稱為三雕。其內容與題材均極為廣泛,宋《營造法式》日:“其所選華文制度有品:‘日海石榴華:寶相華;三日牡丹華;四日蕙草;五日云紋;六日水浪;七日寶山;八日寶階;九日鋪地蓮華;日仰覆蓮華;寶裝蓮華。或與華文之內,問以龍鳳獅獸及化生者,隨其所宜分布用之。”徐州戶部石雕以石獅最具代表性。獅文化并非中閩的本土文化,而是隨著佛教的傳入而傳入。《大智度論》說:“佛為人中獅子”,“喻佛為獅”是因為獅是獸中之,佛法無量,佛主‘度成了中國諸神中的權威象征。立門前的石獅予是為了辟邪,象征權威和富貴。

        徐州戶部山民居現存的一對清代石獅子位于崔家下院翰林府門前,兩個獅子形態各異,不同于其它石獅子高大威猛、體態健壯,崔家院的獅子形態在威武之中透著溫順與可愛,雕刻法纖細、精巧,刀法圓潤華麗,線條柔美流暢,造型簡樸簡練,雖不壯碩卻極精武。雄獅名為“獅子繡球”,此吉祥寓意不再贅述;雌獅名為“犬獅少獅”,音諧“太師少師”,圖案為獅了懷里或腳下有一只幼師。太師的官稱起始于西周,古文經學家據《周禮》認為太師、太傅、太保為三公, 《宋史·百官志》中說“晉初依《周禮》,備置三公。公之職,太師居肖”,少師是春秋時楚國設置的輔導太子的宮官,北周以后歷代多沿囂,傳與少傅、少保合稱三少或三孤。人們借用諧音寓意輩輩官運亨通、飛黃騰達,這種外來的獅文化二中國興文運的人文思想的融合體現了中華文化傳播的寬容弓泛化。

        四、結語

        中國傳統建筑吉祥紋樣,融中國繪畫、書法、工藝美術于一身,表達了古人對美的認知和感悟,又具有極高的觀賞價值。這些圖案所表達的主題都與中國傳統文化尤其是吉祥文化緊密結合,多寄托著古人辟邪、祈福的愿望。徐州戶部山民居的建筑裝飾吉祥藝術承襲了兩漢以來的文化特點,作為交通與商業中心,也吸納了全國各地的建筑特點。總體風格兼具北雄與南秀,樸拙、大氣、簡練、豪放又不失溫婉與秀麗,民風淳樸直率,民俗特點鮮明,民間文化豐富多彩,形成具有濃郁地方特色的建筑裝飾吉祥文化。

        注釋:

        1樓慶西著.《中國古代建筑裝飾五書·磚雕石刻》版社,2(J11年4月第一版第13頁.

        2商子莊編著.《中國古典建筑吉祥圖案識別圖鑒》社,2009年8月第一版第7頁.

        3商子莊編著《中國古典建筑吉祥圖案識別圖鑒》社,2009年8月第一版第41頁清華大學出新世界出版新世界出版

        參考文獻:

        [1]杜鵬,王倩倩著《樸拙中的靈秀——徐州戶部山古民居建筑裝飾研究》光明日報出版社,2015年1月第一版.

        [2]季翔著《徐州傳統民居》.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2011年12月第一版.

        [3]李振球,喬曉光編著,《中國民間吉祥藝術》黑龍江美術出版社,200()年1月第一版

        [4]蔡易安編譯.《中國吉祥圖案》浙江人民出版社,1997年7月第一版

      在線投稿
      一级a做爰片免费视频